天天时时彩计划王软件|红娘时时彩计划员
首頁 > 萌妻太甜:總裁大人,別傲嬌 > 第1738章 他感動的,只有自己罷了

第1738章 他感動的,只有自己罷了

    “你搞清楚,我可是你未婚夫,你現在不但不幫著我,你還為了那個土包子兇我?”他氣得臉色鐵青,“在你心里,我還沒有這個土包子重要嗎?”

    她竟然幫著這個土包子!

    她說他欺負土包子,難道她就沒看見,他身上也掛了彩?

    他也被那個土包子揍了!

    “就算他成年了,你算算自己大他多少歲?你跟一個小自己七八歲的小男孩打架,難道還不夠幼稚嗎?你是不是還覺得自己挺厲害的,還挺洋洋得意的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葉瑾琛皺緊眉頭,臉色越發難看了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聽到外面的動靜,有幾個人從屋內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有村名,也有程安寧的同事。

    一群人看見這一幕,忍不住小聲議論了起來。

    程安寧那幾個同事都紛紛看向她,指著她和葉瑾琛小聲的說著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個是不是就是安寧的未婚夫啊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吧,聽說很有錢的,是個富二代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覺得看著有點眼熟啊,你們有誰認識他嗎?”

    “我也覺得眼熟,好像在哪里見過。等等,我想起來了,這不是南城最出名的風流名少葉二少嗎?天啊,安寧的未婚夫竟然是葉二少呢,真是太讓人意外了。”

    “葉二少?那個換女人跟換衣服一樣快的葉二少?葉家可是超級豪門,安寧夠厲害的啊,竟然能跟葉家二少爺訂婚。她要是嫁入了葉家,以后豈不是就成了豪門少夫人了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羨慕的,葉家是有錢不錯,可是葉二少那么花心,嫁過去未必幸福啊!當然了,如果她不在意這些,只圖一個葉家少夫人的名分,那還是能過的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葉二少怎么跟強子打起來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聽說……是為了安寧。葉二少好像是吃醋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?葉二少不會是吃強子的醋了吧。他覺得強子對安寧有什么想法嗎?可是強子才十八歲啊。”

    議論聲不斷傳入程安寧耳里。

    她臉上一陣陣發燙,忽然就感覺有點丟臉。

    她覺得所有人都在笑話她。

    笑話她的未婚夫是個花心大蘿卜,笑話她找了一個這么幼稚又花心的未婚夫。

    “葉瑾琛,你愛怎么樣就怎么樣吧,隨便你!”她惱羞的甩開了他的手,不再看他,轉身便朝屋內走。

    葉瑾琛站在原地愣了幾秒,看到程安寧已經走入了屋內,他反應過來后,松開了揪著強子衣襟的那只手,拔腿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強子跌倒在地上,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,還不服氣的嚷嚷道:“剛才是我沒發揮好,你別走,我們再打一架,我肯定能打贏你!”

    圍觀的吃瓜群眾走了過來,將強子從地上拉了起來:“強子,到底怎么回事啊。好好的,你和葉二少怎么打起來了?”

    “葉二少,哪個葉二少?”

    “就是剛才和你打架的那一個。你怎么把他給得罪了,你知道他是誰嗎?”

    “我管他是誰。我就是看他不順眼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葉家地位顯赫,他可是你得罪不起的人。你一會兒趕緊進去給他賠個禮道個歉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強子一口拒絕了,“我又沒做錯什么,為什么要向他道歉。我就是看他不順眼怎么了,有錢了不起啊。有錢就可以為所欲為嗎?”

    旁觀者:“……”

    傻孩子,有錢是真的可以為所欲為啊!

    *

    “程安寧,你等等我啊。”葉瑾琛很快就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拉住她的手,皺眉道,“你跑什么!”

    “放手!”

    “不放!”

    “葉瑾琛,我讓你放手!”

    “我不放。”葉瑾琛抿緊唇,眼里也有怒氣,“你生氣了?就因為我揍了那個土包子。你心疼他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你別沒事找事好不好?”程安寧感覺耐心用盡,語氣變得不耐煩起來,“葉瑾琛,我說過讓你回去,你為什么就是不肯回去?你堅持留在這里到底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除了添亂,還能做點別的什么嗎?”

    一想到剛才被那么多人指指點點,她就覺得臉上無光,丟臉極了。

    所有的不滿和怒火,都朝著他發泄過去:“算我求你了好不好?葉大少爺,我求你回去吧。你真的沒必要勉強自己留下來的。何苦呢?”

    “你看你留在這,鬧得我們都很不愉快,你覺得這樣有意思嗎?”

    “你回去好不好?”

    葉瑾琛怔怔的看著她,臉色一點點變了。

    垂落在身側的手,一點點收緊,骨節分明的手指泛出了淡淡的白色。

    他抿緊唇,那雙看向程安寧的桃花眼里,眸光在一點點變淡。

    直到,完全黯淡。

    他沉默了好一會兒,抿緊的薄唇動了動,開口,聲音有些沙啞了:“程安寧,剛才說的都是真心話嗎?你真的……希望我回去,不想再看到我?”

    程安寧眉頭皺了下。

    葉瑾琛等了一會兒,也沒等到她開口說點什么,他眼神越加黯淡了,自嘲的勾了勾唇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了。好,既然你這么不想看到我,我走!”

    “程安寧,我如你所愿,現在就走。我不會留在這里礙你的眼了。”

    他再喜歡她,也不是就真的喜歡到連一點自尊都不要了的。

    他臉皮再厚,也不是就厚到刀槍不入,不管她說什么做什么,他都可以一點不介意的。

    他從來就不是一個對別人會很寬容,能遷就對方的人。

    因為是她,所以他的耐心和脾氣才會變得那么好,才會成為她眼里那個“死纏爛打”的人。

    一切,都是因為她是程安寧,是他喜歡的女人。

    他的心,也是血肉長成的,被傷害時,也會痛,會難受。

    她眼里流露出的嫌棄和厭惡,毫不掩飾。

    他看出來了,她是真的嫌棄他,不想和他待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以為這趟過來,是一個驚喜,能讓她感動。

    可結果呢。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都顯示出了他之前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。

    他感動的,只有自己罷了。

    他的這些所作所為,在她眼里,可能就只是一個笑話吧。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,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。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天天时时彩计划王软件 必中幸运快艇计划软件 北京pk赛车10开奖记录 481视频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助手 快乐10分开奖 彩票计划哪个准 福彩3d内部包中 湖北快三今天湖北快三 黑马计划破解 快乐12开奖走势图四川快乐12 浙江福彩快乐12几种玩法 安徽11选5中奖查询 优乐娱乐开户老虎机游戏 今日头条版本赚钱 内蒙古时时走势带线图 北京pk10赛车开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