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时时彩计划王软件|红娘时时彩计划员
首頁 > 神醫毒妃 > 《神醫毒妃》 第四卷 歌布傾,天下定 第1300章 這個梗過不去了是吧?

《神醫毒妃》 第四卷 歌布傾,天下定 第1300章 這個梗過不去了是吧?

    五里毒障,半個時辰也沒見人出來。

    呼元家族的莊園外站著十幾個族人,都在密切地關注著毒障中的動向,其中也包括已經從京都趕回來的呼元奉。

    有位年輕人輕哼了一聲,不屑地道:“都這么久了還不出來,人肯定是死了。一百多年了,還沒有人能夠活著走出我們呼元家族的毒障,她也不會例外。”

    邊上,他的母親小聲教訓:“任何事情都不要過早定下結論,要細心觀察,謹慎分析。”

    年輕人不服氣:“這還有什么可分析的,母親難道對咱們家的毒障還沒有信心嗎?”

    婦人沒有再說什么,只是把頭別了過去,目光又投向毒障之中。

    毒障呈霧狀,人眼是看不透里面的,所以也沒有人能看到白鶴染走到了哪里,也不知道她是直奔著莊園大門這處來,還是早已經在里面迷失了方向。

    那年輕人的父親挪了挪位置,站到了呼元奉身邊,小聲問他:“這事兒少主怎么看?”

    呼元奉想了想,說:“我們做的是四個時辰的打算,眼下才過了半個時辰,能看出什么?不急,四個時辰過后她若是出不來,咱們就撤去毒障為她收尸。”

    少主發了話,人們也不再多說,一個個又安靜下來,靜靜數著時間。  只是除了呼元奉之外,竟無人對白鶴染能走出毒障報有希望。在他們看來,白鶴染此時早就已經暈倒在毒障里,且已經毒深入骨,一命嗚呼。四個時辰,真是太抬舉

    她了。  可是呼元奉卻不這樣認為,因為他失手過,他引以為傲的毒曾用在了歌布國的月夕宮宴上,可惜,失手了。且這種失手不是他失手,是他分明把毒都下了,卻沒有一

    個人因為他下的毒而產生任何對癥反應。他的毒對歌布人無效,這何止是震驚,簡直是他的悲哀。  可惜這個事情他回來之后沒有跟任何人講,一來是沒臉,二來也是怕講出來之后呼元家族就怕了白鶴染,不敢讓她來闖總堂。他還想借著總堂的手段將人弄死,人若

    不來,如何死?

    又是一個時辰過去,呼元家族的人更有信心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們不知,之所以白鶴染過了這么久還沒回來,是因為她此刻就坐在毒障最中心的位置想事情,也在對這五里的毒障做以分析。  何以呼元家族會毒脈白家布毒障的手段,如果是跟巴爭一樣遇有機緣,那么她是不是應該想個辦法將呼元家族給收編了?畢竟這是先祖傳承,而她是白家人,沒道理

    讓先祖的本事被旁的家族學了去,還給學偏了。  如果不是像巴爭那樣,而是通過非正常的手段學了毒脈白家的東西,那么這呼元家族就不能再留,她得斬草除根以絕后患。否則今后就會有兩只毒脈世家,一支為正

    ,一支為邪,世代糾纏,不眠不休。

    她目光凌厲,從地上站了起來。既然決心已下,對呼元家族就再不需要客氣。

    收編也好,除掉也罷,那都是后話,眼下擺在面前的是這座毒障,還有前方九座毒陣和十八關卡。她若是連闖關的本事都沒有,今天就是個笑話了。

    而她白鶴染,絕對不會讓自己成為一個笑話。

    雙臂伸開,內力翻滾,自身毒素洶涌開來。

    一時間,毒障就像海洋,波濤洶涌,從五里邊沿向她所在的中心位置呼嘯而來。

    就像中心處有吸力一般,毒障就在這股吸力之下,以肉眼可見的迅速開始縮小。

    默語和劍影驚了,呼元家族也驚了,所有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,只看到五里毒障以極快的速度向中心位置聚了去,還不是越聚越濃,而是越來越少。

    之前說話的少年驚呼:“是什么東西在吸我們家的毒障!”

    一語道破玄機,所有人都贊同這句話,的確是有東西在吸,可那會是什么呢?

    呼元奉看了一會兒,越看越心涼,這哪里是有東西在吸,分明是有人在反收他們的毒障。

    他將這話說出來,惹得身邊人紛紛搖頭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毒障被反收,從來也沒聽說過這樣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沒聽說過呢,咱們家的古籍中不是寫著了么,毒障固然強大,但若遇到在毒術的境界造詣上高出布下毒障者百倍之上的人,是可以做到反收的。”

    他是這一代呼元家的少主,這毒障是他與一位長輩聯手布下的。如今在毒障之內的只有一人,那就是歌布國君白鶴染,莫非反收毒障的人就是她?  呼元奉實在接受不了這個事實,他之所以能夠成為少主,就是因為在毒之一術上有著極高的天賦,且從出生到十歲這十年的時間里,他所表現出來的潛力與進步也讓

    呼元家族從上到下都為之震驚。所以,家主親自指他為主少,并且親自調教了十年之久。

    今年他二十一歲,已經是除了家主之外,呼元一族最強大的毒王。可就是由他這個毒王和一位長輩高人聯手布下的毒障,卻被白鶴染給反收了,這叫他如何能相信?

    但是不相信又有什么辦法?事實就擺在眼前。

    很快地,毒障被反收一空,呼元莊園前方又現出了本來面貌。

    山林,小路,染成了紫色的溪水,熟悉的景象一一出現在眼前。而之前布下的五里毒障,已經徹底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恍惚間,人們好像看到一位穿著桃紅色裙裝的小姑娘,正從小路遠處向莊園走來。

    那小姑娘面上笑盈盈的,被桃紅色的裙子襯得小臉兒也紅撲撲,好看極了。

    呼元家的那個少年下意識地說了句:“那是誰家的姑娘?怪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他的母親琢磨著說:“能從毒障里走出來的,除了那位歌布女君,不可能再有別人了。”

    是啊,進入毒障的只有一個白鶴染,呼元家族方圓十里都沒有人煙的。

    “聽說歌布女君就是個十幾歲的小姑娘,難道就是這位了?實在是太年輕了,這姑娘及笄了么?她是如何能破了我呼元家的毒障,安然無恙地走出來的?”  有人嘆氣,“哪里是破了毒障,分明就是反收了毒障,也就是說……”那人看了呼元奉一眼,“也就是說,人家在毒之術上的造詣,要高出我們的少主和那位長輩最少百

    倍。”  百倍是個什么概念人人都懂,所以這話一說出來就遭到了反駁:“怎么可能!少主多厲害我們家族人人皆知,那位前輩也是老一輩中的佼佼者,怎么可能會有人超出他二人聯手的百倍以上!那還是人么?”再瞅瞅已經快走到近前的白鶴染,再次確定——“不可能的,她才幾歲,就算從出生就開始學毒,十幾年光景也絕對不可能練就那樣

    高深的水平來。除非她上輩子就開始練,上上輩子也開始練,到了這一輩還記得從前。可那就是更不可能的事了!”  這人說得有理有據,人們也不由得順著他的思路去想,于是最后得出的結論是:“一定是我們的毒障在布下的時候就有失誤,又碰巧被那歌布國君把失誤之處給找到了

    ,這才收了我們的毒障。不要怕,只是失誤而已,莊園里的九座大陣是原本就有的,是兩百年前上一任家主親自布下的,就是少主也只能闖到第七關,絕對萬無一失。”  呼元奉也是這樣想的,或者說,他是強迫自己這樣去想。雖然他并不認為自己在布毒障的時候有失誤,可如果不是這樣的話,又如何解釋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,竟在

    毒之一術上比他和那位長輩都強出百倍?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嘛!

    他深吸了一口氣,看向已經走到莊園門前的白鶴染,主動開了口:“歌布女君,我們又見面了,不知女君這一個月來過得可好?”

    白鶴染笑了,伸手入袖袋,從里面拿出了一個油紙小包遞上前來。  有呼元家的下人接了,她這才道:“本君過得甚好,多謝國師惦記。本君也惦記著國師呢,還記得國師愛吃羅夜的點心,這不,臨入羅夜之前,特地在邊境城池買的。

    因為路遠,帶多了也怕壞掉,就撿著能放得久的帶了幾塊兒,國師快吃吧,這一個月可饞壞了吧!”

    呼元奉身子晃了晃,差點兒沒氣迷糊過去。

    這個吃點心的梗沒完了是吧?從歌布皇宮說到羅夜五溪城,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羅夜真的窮得連點心都吃不起。歌布人真是有病,從上到下都有病。

    他想把那個點心給扔了,手揚了揚,又覺得這樣做實在沒什么風度,只好深吸一口氣決定不再計較,還得跟白鶴染致謝,謝她大老遠的還惦記著他。

    白鶴染笑瞇瞇地道:“好說。”

    有人忍不住了,開口問她:“剛剛那毒障是你收的?”  白鶴染點頭,“是我收的,不過你們管那個東西叫做毒障也不是很準確。在我看來,那不過就是一片五里范圍的毒霧而已,完全達不到障的程度。障乃障礙之意,內有

    障礙方可稱之為毒障。可是你瞧瞧你們布出來的,那叫個什么玩意兒啊?”  白鶴染一席話,說得呼元家族人一個個面紅耳赤,不由自主地低下了頭……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,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。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天天时时彩计划王软件 龙虎计划软件免费版 名门捕鱼官方下载 雅米娱乐彩票 58线上娱乐 辽宁体彩11选5计算方法 梦幻炼宝宝赚钱吗 快三稳赚玩法技巧 老快3开奖结 吉林时时奖号查询 安徽快三最大遗漏 福建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新疆时时彩走势图 456棋牌游戏手机版 现金麻将游戏 时时彩极速赛车技巧 湖南快乐10分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