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时时彩计划王软件|红娘时时彩计划员
首頁 > 神醫毒妃 > 第84章 葉氏的大計劃

第84章 葉氏的大計劃

    君慕澤看著手里繡得歪歪扭扭的荷包,再瞅瞅已經害羞跑了的白花顏的背影,不由得感嘆:“不知是不是白家的小姐都不擅長女紅,一個姑娘家能把荷包繡得如此粗陋,也是挺難得的。”再想想,又補了句

    :“能將如此粗陋的東西拿出來送人,更是難得。”

    身邊跟隨的侍從衛考這時也說了話,道:“屬下認為,白家小姐都不擅長女紅是不可能的,畢竟沒有哪戶人家會不注重這個。”  六皇子點點頭,“那就是教養上的差別了。也是,畢竟不是親生的,說得再親近,也不可能真跟親生骨肉一樣對待。不過這位五小姐既然能跟大小姐一起分坐在主母兩側,怎么著也比其它幾個強上一些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衛考不解,“殿下如此看中白家?”

    “白家?呵呵。”六皇子笑了起來,“白家沒什么,但葉家和郭家就值得探究了。”  考衛愣了一會兒,隨后便點了頭,“的確,特別是郭家,老將軍曾手握重兵,更是為東秦江山立下了汗馬功勞。比起葉家和白家,郭家才是真正可怕的。不過,殿下——”衛考提醒他,“除此之外,白家

    的另一股勢力也是不容小覷。”

    六皇子抬步繼續往前院兒方向走,一邊走一邊道:“你是說那位二小姐?”  “正是。不管怎么說,九十兩位殿下都表了態,那位江公公的到來更是代表了皇上的態度。所以屬下認為,無論如何都不能虧待了那位二小姐,至少一碗水得端平。就比方說大殿下,屬下看到大殿下臨

    走時差人往二小姐那邊送了一張銀票。”  “哦?”君慕澤還真沒想到他大哥還有這番所為,下意識地伸手往袖袋里摸了摸,只摸出兩張百兩的銀票來。“今兒出門沒準備,再者,也不知道老大送了多少,這個錢還真是不好給。對了,咱們不是帶

    了一對琉璃杯子?”

    衛考趕緊道:“帶了,原本是打算送給大小姐的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六皇子擺擺手,“照著今兒這情勢來看,大小姐那邊應該是輪不到本王去獻殷勤了,不如就將那對琉璃杯送到二小姐跟前,算是本王給未來弟妹的見面禮。”

    衛考應下差事,二人快速走回前院兒。

    不多時,后宅宴廳里,一對光彩奪目的多彩琉璃杯送到了白鶴染的面前。

    對于古人來說,琉璃是比玉器還要珍貴的存在,除了皇宮和王府,還很少在外頭看到琉璃制品。

    可眼下,一對由琉璃打制的杯子就出現在宴廳,出現在了白鶴染的面前,一時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  白花顏都驚呆了,琉璃的絢麗讓她暫時忘記了六皇子那檔子事,一雙眼珠子都掉在那對杯子上,饞得幾乎要流口水。為了能看得更清楚些,她干脆起身離席,躍過葉氏,站到了白驚鴻身邊,直勾勾地

    看著白鶴染擺弄那對琉璃杯,不停地擔心著千萬拿住,那樣好看的東西可別摔了。

    經過上次梧桐園的事情之后,白驚鴻對這個五妹妹極度的厭惡,就連對方現在站在她身邊,她都得強忍著沖動才能不撲上去打死這丫頭。要不是母親說留著白花顏還有用處,她絕不會善罷甘休。

    “一對琉璃杯而已,有什么好看的。”白驚鴻冷哼一聲,警告白花顏:“五妹妹還是莊重一些,別讓人看了笑話,說咱們白家的女兒見識淺。”

    白花顏哪里肯聽她的勸,當時就道:“我以前就是沒見過這東西啊!確實是好看。就是不知道為什么送到了那個賤人面前,怎么什么好東西都放她跟前送?這又是誰送的?”

    葉氏這時突然開口吩咐身邊下人:“你們去打聽打聽,是什么人送了那樣貴重的禮物給二小姐。記著,悄悄打聽,別驚動了二小姐,以免她多心。”

    白花顏這才緩過來些,卻舍不得回到自己位置上,因為那個位置隔著葉氏和白驚鴻,有點兒擋著她看琉璃杯。

    葉氏到也縱著她,干脆叫人將她的椅子和碗筷都搬到白驚鴻身邊,并悄悄跟白驚鴻遞了個眼色,示意她不要對白花顏表現得太排斥。

    這邊白花顏剛落坐,去打聽消息的下人也回來了:“稟二夫人,那對琉璃杯是六殿下送的,說是送給二小姐的回京禮。”

    一句話,白花顏差點兒沒氣得跳起來。  葉氏繼續跟白驚鴻使眼色,一直以來都配合默契的母女,只需一個眼神就能領會對方的意圖,于是白驚鴻秀眉一擰,納悶地扔出一句:“六殿下是從何時起,竟對二妹妹這樣好了?他們之前應該是沒見

    過的呀?莫非就是今日的事?怪不得適才來敬酒時,我見他有意無意地往二妹妹那邊看了幾眼,本沒多想,可眼下看來……”

    “絕無可能!”白花顏一臉的委屈,“剛剛六殿下來時,除了母親之外,分明只同我一人說了話,何時看上那個賤人了?”

    白驚鴻端起那張偽善的菩薩臉,開始勸慰白花顏:“五妹妹可千萬別太往心里去,我也只是猜測,做不得數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為何要送那賤人東西?”白花顏眼睛里都泛出淚來了,委屈得不行,“一定是那個賤人不要臉,勾搭了六殿下。”

    白驚鴻輕輕嘆息,“唉,按說二妹妹已經得了十殿下疼愛,不該還巴著六殿下這一頭呀!”

    “哼!要不怎么說是賤人呢!吃著碗里的看著盆里的,還惦記著鍋里的。簡直不要臉至極!”白花顏口無遮攔,要不是有丫鬟青草攔著,怕是現在就沖上去跟白鶴染拼命了。  然而,白驚鴻卻還在不停地刺激著她:“別生氣了,生氣又能如何呢?別說你是庶出,就算是我……到底也不是白家正經血脈,總歸她才是真正的嫡女,所以有些事情就算姐姐想幫你,也是力所不及的

    。你看看今日發生的這一出出事就知道了,母親都受了那么些委屈,更何況你我。我能看出你喜歡六殿下,但若二妹妹真的從中阻攔,花顏,你只能退讓。”  白花顏想說憑什么退讓,可心里是真沒底啊!,她知道白驚鴻說的都是真的,今日發生的事一樁樁一件件都歷歷在目,連主母和嫡女都被欺壓,她算什么?難道好不容易相中的六皇子,真的只能放棄

    嗎?

    宴廳外又有人進來,是個下人,走到葉氏跟前道:“稟二夫人,云夢湖那邊的花燈已經掛好了,貴客們可以移步到湖邊,老爺已經帶著前院兒的賓客先行一步了。”  葉氏點點頭,令下人退下,再停了歌舞,然后掛著笑揚聲道:“諸位,今日招待不周多有怠慢,還望見諒。府中有一處大湖,名為云夢,先前我已經命人在湖邊掛了花燈,并設下不少燈謎,請諸位隨我

    往云夢湖一游,咱們同前來飲宴的男賓們一起做個燈謎會吧!”  此言一出,先前郁郁寡歡的夫人小姐們終于開心起來。畢竟六皇子過來一趟被白花顏搶了風頭,她們什么好也沒撈著,正郁悶今兒怕是白來了呢。沒想到葉氏還安排了這么一出燈謎會,總算讓人們受

    傷的心得到些許安撫。

    于是人們呼呼啦啦地起了身,滿懷期待地跟著葉氏往云夢湖走了去。  白鶴染那一桌也去了,淳于藍的牌位被默語抱著送回祠堂,老夫人也在孫女們的攙扶下跟著一起去湊熱鬧。只是她總有些不安,一邊走一邊小聲提醒:“我總覺著這燈謎會不可能是白白辦的,保不齊就

    要鬧出什么妖蛾子,要不咱們還是別去了。”

    白鶴染趕緊安慰她:“祖母不必擔心,兵來將擋水來土淹,就算她們要生事,咱們也得面對面地接招。明面上的碰撞總歸是比暗地里的陰謀要好得多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一想也是,便也不再多說什么。

    整個文國公府共有三處人工湖,一大兩小,大的那處就是云夢湖了。

    現在是初春時節,還不到舊歷三月,湖面雖然不如冬天時凍得那樣實稱,但還是掛著薄薄的一層冰,既上不得人,也劃不得船。

    云夢湖邊有一座連橋搭著,直通湖水兩岸,中間還連著一座湖心亭。彩燈就掛在橋邊高高挑起的撐桿上,每一盞燈下方都垂掛著一張修剪漂亮的紅紙,上頭寫著一條條謎語,等著人們來猜。

    這是宴會最大的亮點,也是宴會的最終目的,更可以算是文國公府給飲宴賓客安排的福利,許多人就是專門沖著這個來的。  像這種找個由頭辦個活動將年輕的男男女女們湊在一處,幾乎已經成為京城宴請的一條不成文的規定。將未婚男女以及各自的家人們湊在一起,為的不是什么熱不熱鬧,而是彼此相看,若有看中的,

    男方過不了幾日就會派人上門提親。而一但親事成,宴會的主人也會被視為媒人,收到一份厚禮。  不過葉氏可不是為了什么禮,更不是真心的想要為少男少女們謀取福利。之所以將燈謎會設在云夢湖,是為了她的一個大計劃……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,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。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天天时时彩计划王软件 网站游戏体验赚钱 信誉棋牌评测网 网络平台赚钱 广东快乐十分计划软件手机版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实验报告 如何打好贵州麻将 北京11选5走势图怎么看 功夫时时彩计划软件 捕鱼游戏棋牌 11选5稳赚任选3计划 抢庄牛牛技巧 手机淘宝刷单能赚钱吗 打麻将秘诀 彩77官方网站 手机麻将辅助软件试用 北京pk10最稳定玩法